Load mobile navigation

陜西南鄭疥疙洞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重大發現:秦嶺地區首次發掘出土早期現代人化石

陜西南鄭疥疙洞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重大發現:秦嶺地區首次發掘出土早期現代人化石

陜西南鄭疥疙洞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重大發現:秦嶺地區首次發掘出土早期現代人化石

陜西南鄭疥疙洞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重大發現:秦嶺地區首次發掘出土早期現代人化石

陜西南鄭疥疙洞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重大發現:秦嶺地區首次發掘出土早期現代人化石

陜西南鄭疥疙洞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重大發現:秦嶺地區首次發掘出土早期現代人化石

陜西南鄭疥疙洞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重大發現:秦嶺地區首次發掘出土早期現代人化石

陜西南鄭疥疙洞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重大發現:秦嶺地區首次發掘出土早期現代人化石

陜西南鄭疥疙洞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重大發現:秦嶺地區首次發掘出土早期現代人化石

陜西南鄭疥疙洞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重大發現:秦嶺地區首次發掘出土早期現代人化石

陜西南鄭疥疙洞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重大發現:秦嶺地區首次發掘出土早期現代人化石

陜西南鄭疥疙洞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重大發現:秦嶺地區首次發掘出土早期現代人化石

(神秘的地球uux.cn報道)據文匯報(駐陜記者 韓宏):今天下午,陜西省考古研究院舉行新聞發布會宣布,為解決事關秦嶺地區舊石器考古學研究的重大課題,該院等四家單位組成的研究團隊在秦嶺南麓和巴山北麓的漢中盆地開展的專項調查中,發現了明確的舊石器時代晚期洞穴遺址——疥疙洞遺址。經國家文物局批準,2018年至2019年,對該洞穴進行搶救性考古發掘,并開展多學科研究,獲得一批豐富的古人類活動遺跡和遺物。

中科院古脊椎動物和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陜西省考古研究院客座研究員王社江博士說:“疥疙洞遺址,是中國舊石器時代考古遺址中罕見的、保留了距今10-1.5萬年期間人類化石和豐富文化遺存的洞穴遺址,具有十分重大的學術意義。”

為解決重大課題,他們在秦嶺地區跋山涉水

中國及東亞地區的早期現代人是演化自本土古人群,還是自非洲遷徙而來?中國南北過渡地帶秦嶺地區的舊石器文化發展演化的過程為何?秦嶺地區舊石器時代石器工具的制造和使用者是誰,他們的體質特征為何?這些事關中國和秦嶺地區舊石器考古學研究的重大課題,有賴于考古材料的新發現和深入研究的持續開展。

據介紹,針對上述問題,陜西省考古研究院、中科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南京大學地理與海洋科學學院、漢中市南鄭區龍崗寺遺址管委會辦公室等組成的研究團隊,在秦嶺地區經過持續數十年的不懈努力,共發現舊石器遺址400余處,采集和發掘出土不同時期的舊石器20余萬件,已發現的遺址以舊石器時代早期曠野遺址為主,洞穴遺址僅有舊石器時代早期的洛南龍牙洞遺址。從2017年以來,他們在漢中盆地開展了以探尋更新世洞穴遺址為導向的專項調查,調查的重點是漢中市南鄭區龍崗寺舊石器遺址所在地的梁山及周邊地區,在南鄭區梁山鎮南寨村附近發現了疥疙洞遺址。

27平方米發掘范圍內,出土了上萬個寶貝

疥疙洞遺址,位于漢中市南鄭區梁山鎮南寨村附近。這個洞地處龍崗寺舊石器遺址所在地的梁山余脈、漢江右岸第三級階地上,洞穴朝向西北,調查中發現了豐富的石制品和動物化石。本次發掘以探尋秦嶺地區舊石器時代晚期遺存為學術目標,以科學、精細化的方法為手段,共發掘1×1平方米探方27個。發掘中開展了多學科研究,在27平方米的發掘范圍內發現人類活動面、石器加工點、火塘等遺跡,出土人類化石、石制品、燒骨、動物化石等遺物萬余件。

據王社江介紹,疥疙洞遺址地層堆積厚約1.6米,可劃分為13層,其中第3-10層為舊石器時代文化層。根據地層關系、堆積特點及初步的光釋光測年結果,古人類利用疥疙洞的過程可劃分為三個時段:

第一期遺存為第10-9層,出土石制品、燒骨、動物化石100余件,遺物分布較稀疏。該時段人類僅偶爾在洞穴活動,絕對年代為距今約10萬年或更早;第二期遺存為第8-6層,出土石制品、燒骨、動物化石1400余件,遺物分布較密集。該時段是人類在洞穴活動頻繁的時期,絕對年代為距今約7-5萬年。

第三期遺存為第5-3層,堆積為淺黃棕色粉砂,夾較多灰巖角礫。發現人類活動面1處、石器加工點3處、火塘2處;出土人類化石、石制品、燒骨、動物化石等遺物萬余件,遺物分布十分密集。王社江說:“這一時段是人類活動的繁盛期,洞穴被人類作為居址長期利用,絕對年代為距今約3-1.5萬年。”

人類活動面位于第4層以下,具有明顯的踩踏面。人類活動面上的遺跡和遺物分布較有規律,其中石制品集中發現于洞口區域,見有原地加工石器的石器加工點,顯示出洞口區域曾作為石器加工的場所;火塘發現于洞口東側,其旁見有較多燒骨和石制品,應是人類日常生活、取暖和消費的區域;動物化石多集中分布于洞內近洞壁處和洞口石柱下方的低矮處。王社江說,“這些區域應是人類堆棄消費品的區域。”第5層下也見有1處火塘,位于洞口處,以火塘為中心分布于較多的石制品、動物化石和燒骨。原生地層中出土2枚早期現代人牙齒化石,分別發現于第4層和第3層。此外,在早年被人工搬運至洞外的、含石制品和動物化石的堆積中篩洗發現人類牙齒4枚、頭骨殘塊3塊,這些篩洗出土的人類遺骸石化程度多與原生地層中出土的人類化石相當。

“我們出土了石制品1500余件,原料以石英礫石為主,其次是石英巖和凝灰巖礫石。類型包括石錘、石核、石片、工具、斷塊和片屑,構成了石器生產和使用的不同環節。工具大多以石片為毛坯,多為中小型刮削器,存在少量尖狀器,偶見個體較大的重型刮削器。主體屬于華北小石片石器工業。動物化石及燒骨8000余件,大多為碎骨,牙齒化石亦較豐富。初步鑒定有鹿、麂、牛、劍齒象、犀、野豬、大熊貓、熊、狼、最后鬣狗、黃鼬、豪豬等20余種,其中鹿科和牛科動物占絕大多數,屬于晚更新世‘大熊貓-劍齒象‘動物群。”王社江介紹說。

相關報道:秦嶺地區首次發掘出土早期現代人化石

(神秘的地球uux.cn報道)據中新網西安12月5日電(田進):陜西省考古研究院5日透露,該省南鄭疥疙洞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發掘獲重大發現,在秦嶺地區首次發掘出土早期現代人化石及共生的小石片工業類型的石器,為中國乃至東亞地區早期現代人演化自本土古人群假說提供重要的考古學證據。

2017年以來,研究團隊在秦嶺南麓和巴山北麓的漢中盆地開展了以探尋更新世洞穴遺址為導向的專項調查,在南鄭區梁山鎮南寨村附近新發現疥疙洞遺址。

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陜西省考古研究院客座研究員王社江介紹,在27平方米的發掘面積中,發現人類活動面、石器加工點、火塘等遺跡,出土人類化石、石制品、燒骨、動物化石等遺物萬余件。

遺址地層堆積厚約1.6米,可劃分為13層,其中第3—10層為舊石器時代文化層。古人類利用疥疙洞的過程可分為三個時段。

第一期遺存為第10—9層,出土石制品、燒骨、動物化石100余件,工具多見以石片為毛坯生產的小型刮削器。該時段人類僅偶爾在洞穴活動,絕對年代為距今約10萬年或更早。

第二期遺存為第8—6層,出土石制品、燒骨、動物化石1400余件。石制品600余件,包括石核、石片、工具等;工具多見以石片為毛坯的小型的刮削器,其次為尖狀器。動物化石多見碎骨,牙齒化石亦較多見,主要為鹿科和牛科動物。該時段是人類在洞穴活動頻繁的時期,絕對年代為距今約7—5萬年。

第三期遺存為第5—3層,發現人類活動面1處、石器加工點3處、火塘2處;出土人類化石、石制品、燒骨、動物化石等遺物萬余件,遺物分布十分密集。

人類活動面位于第4層以下,具有明顯的踩踏面。人類活動面上的遺跡和遺物分布較有規律,其中石制品集中發現于洞口區域,顯示出洞口區域曾作為石器加工的場所;火塘發現于洞口東側,其旁見有較多燒骨和石制品,應是日常生活、取暖區域;動物化石多集中分布于洞內近洞壁處和洞口石柱下方的低矮處,這些區域應是人類堆棄消費品的區域。第5層下亦見有1處火塘,位于洞口處,以火塘為中心分布于較多的石制品、動物化石和燒骨。

原生地層中出土2枚早期現代人牙齒化石,分別發現于第4層和第3層。另在早年被人工搬運至洞外的、含石制品和動物化石的堆積中篩洗發現人類牙齒4枚、頭骨殘塊3塊,這些篩洗出土的人類遺骸石化程度多與原生地層中出土的人類化石相當。

考古發現石制品1500余件,類型包括石錘、石核、石片、工具、斷塊和片屑,構成了石器生產和使用的不同環節。工具大多以石片為毛坯,多為中小型刮削器,存在少量尖狀器,偶見個體較大的重型刮削器。主體屬于華北小石片石器工業。動物化石及燒骨8000余件,大多為碎骨,牙齒化石亦較豐富。初步鑒定有鹿、麂、牛、劍齒象、犀、野豬、大熊貓等20余種。

該時段是人類活動的繁盛期,洞穴被人類作為居址長期利用,絕對年代為距今約3—1.5萬年。

陜西省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員張改課表示,疥疙洞遺址是中國舊石器時代考古遺址中罕見的、保留了距今10—1.5萬年期間人類化石和豐富文化遺存的洞穴遺址,具有十分重大的學術意義。該遺址發現的人類化石,具有典型的早期現代人特征,是中國南北過渡地帶秦嶺地區首次發掘出土的早期現代人化石,為研究秦嶺地區晚更新世晚期的人類體質特征、現代人在中國境內的擴散與時空分布提供了十分關鍵的材料。

該遺址對于研究中國古人類體質及其文化的連續演化、不間斷發展和舊石器時代中-晚期的過渡提供了珍貴證據。為中國乃至東亞地區早期現代人可能演化自本土古人群的假說提供了重要的考古學證據。

該發現填補了秦嶺地區舊石器時代晚期人類洞穴類型居址的空白,對研究早期人類洞穴和曠野階地兩種類型的居址形態和生計方式提供了重要的資料,同時對研究秦嶺地區舊石器時代晚期的石器工業面貌、人類技術行為方式、舊石器文化發展及演變過程具有十分重要的價值。

此外,秦嶺中西部地區既往發現的晚更新世動物化石數量很少,疥疙洞遺址出土有數量眾多、種類豐富的動物化石,且與人類活動密切相關,極大地豐富了秦嶺地區晚更新世的動物化石材料,為研究該時期動物種群演變、人類生存環境背景等也提供了重要的研究素材。

相關報道:10萬年前,“秦嶺深處有人家”?秦嶺地區首次發掘早期現代人化石及生活遺跡

(神秘的地球uux.cn報道)據陜西傳媒網(王瑛):有關于人類起源的問題,總能引起人們天然的好奇心,“我們從哪里來,往何處去?”考古工作者一直沒有停下追尋的腳步。2017年以來,研究團隊在秦嶺南麓和巴山北麓的漢中盆地開展了以探尋更新世洞穴遺址為導向的專項調查,在南鄭區梁山鎮南寨村附近新發現疥疙洞遺址,并獲得重大發現。該遺址是中國舊石器時代考古遺址中罕見的、保留了距今10-1.5萬年期間人類化石和豐富文化遺存的洞穴遺址,也是在秦嶺地區首次發掘出土早期現代人化石,具有十分重大的學術意義。

持續數十年的不斷探索

中國南北過渡地帶秦嶺地區的舊石器文化發展演化的過程是什么?秦嶺地區舊石器時代石器工具的制造和使用者是誰,他們有哪些體質特征?針對上述問題,陜西省考古研究院、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南京大學地理與海洋科學學院等單位的科研人員在中國南北過渡地帶的秦嶺地區進行了持續數十年的不懈努力。研究團隊共發現舊石器遺址400余處,采集和發掘出土不同時期的舊石器20余萬件,已發現的遺址以舊石器時代早期曠野遺址為主,洞穴遺址僅有舊石器時代早期的洛南龍牙洞遺址。

為了彌補秦嶺中西部地區舊石器時代中、晚期洞穴類型遺址發現的短板,2017年開始,研究團隊在秦嶺南麓和巴山北麓的漢中盆地開展了專項調查,重點調查了漢中南鄭區龍崗寺舊石器遺址所在地的梁山及周邊地區,在南鄭區梁山鎮南寨村附近新發現疥疙洞遺址。該洞位于梁山余脈、漢江右岸第三級階地上,龍崗寺國家考古遺址公園西北約3公里處。洞穴朝向西北,調查過程中發現了豐富的石制品和動物化石。近年來,因農業綜合開發過程中建成的小水庫蓄水,導致洞內堆積不時被庫區上升的水位所淹沒。2018至2019年,研究團隊對該洞穴進行了搶救性考古發掘。

10萬年前秦嶺地區已有人類活動痕跡

本次發掘面積為27平方米,共發現人類活動面、石器加工點、火塘等遺跡,出土人類化石、石制品、燒骨、動物化石等遺物萬余件。遺址地層堆積厚約1.6米,可劃分為13層,其中第3-10層為舊石器時代文化層。“根據地層關系、堆積特點及初步的光釋光測年結果,古人類利用疥疙洞的過程可劃分為三個時段。”據中國科學院胡脊椎動物和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王社江博士介紹,第一期遺存出土石制品、燒骨、動物化石100余件,遺物分布較稀疏。石制品數量較少,工具多見以石片為毛坯生產的小型刮削器。動物化石多為碎骨,少量為牙齒化石,以鹿科、牛科動物較常見。“該時段人類僅偶爾在洞穴活動,絕對年代為距今約10萬年或更早。”

第二期遺存為出土石制品、燒骨、動物化石1400余件,遺物分布較密集。其中石制品600余件,類型包括石核、石片、工具、斷塊和片屑。工具多見以石片為毛坯的小型的刮削器,其次為尖狀器;屬于華北小石片石器工業。動物化石多見碎骨,牙齒化石亦較多見,主要為鹿科和牛科動物。該時段是人類在洞穴活動頻繁的時期,絕對年代為距今約7-5萬年。

而第三期遺存發現人類活動面1處、石器加工點3處、火塘2處,出土人類化石、石制品、燒骨、動物化石等遺物萬余件,遺物分布十分密集。人類活動面位于第4層以下,具有明顯的踩踏面。“人類活動面上的遺跡和遺物分布較有規律,其中石制品集中發現于洞口區域,見有原地加工石器的石器加工點,顯示出洞口區域曾作為石器加工的場所。火塘發現于洞口東側,其旁見有較多燒骨和石制品,應是當時人類日常生活、取暖和消費的區域。動物化石多集中分布于洞內近洞壁處和洞口石柱下方的低矮處,這些區域應是堆棄消費品的區域。”

最值得注意的是,在第4層和第3層分別出土2枚早期現代人牙齒化石,在早年被人工搬運至洞外的含石制品和動物化石的堆積中,也篩洗發現人類牙齒4枚、頭骨殘塊3塊。石制品1500余件,主體屬于華北小石片石器工業,類型包括石錘、石核、石片、工具、斷塊和片屑,構成了石器生產和使用的不同環節。動物化石及燒骨8000余件,初步鑒定有鹿、麂、牛、劍齒象、犀、野豬、大熊貓、熊、狼、最后鬣狗、黃鼬、豪豬等20余種,屬于晚更新世“大熊貓-劍齒象”動物群。“這個時段是人類活動的繁盛期,洞穴被人類作為居址長期利用,絕對年代為距今約3-1.5萬年。”

“移民”還是“原生”?本次發現提供了重要研究材料

中國及東亞地區的早期現代人是演化自本土古人群,還是自非洲遷徙而來?本次發現為研究秦嶺地區晚更新世晚期的人類體質特征、現代人在中國境內的擴散與時空分布提供了十分關鍵的材料。“該遺址發現的人類化石,具有典型的早期現代人特征,是中國南北過渡地帶秦嶺地區首次發掘出土的早期現代人化石。”王社江告訴記者,該遺址地層堆積基本連續,層位關系清楚,出土遺物性質明確,對于研究中國古人類體質及其文化的連續演化、不間斷發展和舊石器時代中至晚期的過渡提供了彌足珍貴的證據。特別是從中發現的共生關系清晰的早期現代人化石和華北小石片石器工業系統的石器,顯示其制作和使用者應是生活在疥疙洞附近的早期現代人。而小石片石器工業是華北地區自舊石器時代早期以來長期流行的、由中國本土直立人創造的石器工業,從直立人階段到早期現代人階段,中國石器的類型和制作技術并未發展明顯的轉變,這充分表明該地區的早期現代人可能演化自本土古老的人群。“因此,這一發現為中國乃至東亞地區早期現代人可能演化自本土古人群的假說提供了重要的考古學證據。”

秦嶺地區此前尚未有明確的舊石器時代晚期洞穴遺址發現,疥疙洞遺址的石器工業面貌與本地區早更新世晚期至中更新世早期的石器工業面貌基本一致,填補了秦嶺地區舊石器時代晚期人類洞穴類型居址的空白,對研究早期人類洞穴和曠野階地兩種類型的居址形態和生計方式提供了重要的資料,同時對研究秦嶺地區舊石器時代晚期的石器工業面貌、人類技術行為方式、舊石器文化發展及演變過程具有十分重要的價值。

此外,秦嶺中西部地區既往發現的晚更新世動物化石數量很少,疥疙洞遺址出土有數量眾多、種類豐富的動物化石,且與人類活動密切相關,極大地豐富了秦嶺地區晚更新世的動物化石材料,為研究該時期動物種群演變、人類生存環境背景等也提供了重要的研究素材。

相關報道:陜西秦嶺南麓首次發掘出土早期現代人化石及石器

(神秘的地球uux.cn報道)據陜西日報(郭青):我國舊石器時代考古取得突破性成果。12月5日,陜西省考古研究院對外發布消息,考古工作者在陜西秦嶺南麓的南鄭疥疙洞舊石器洞穴遺址首次發掘出土早期現代人化石及共生的工業類型的石器。這為中國乃至東亞地區早期現代人演化自本土古人群學說提供了重要的考古學證據。

中國及東亞地區的早期現代人是演化自本土古人群還是自非洲遷徙而來?中國南北過渡地帶秦嶺地區舊石器時代石器工具的制造和使用者是誰?秦嶺地區的舊石器文化發展演化的過程如何?這些事關中國和秦嶺地區舊石器考古學研究的重大課題,有賴于考古材料的新發現和持續深入的研究。

1995年以來,陜西省考古研究院、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南京大學地理與海洋科學學院等單位的科研人員在秦嶺地區進行了20多年的考古調查與發掘,發現了洛南龍牙洞遺址等一批舊石器時代早期曠野遺址,但舊石器時代洞穴類型遺址卻從未發現。

2017年,科研人員在陜西秦嶺南麓和巴山北麓的漢中盆地南鄭區梁山鎮南寨村附近新發現疥疙洞遺址。2018年至2019年,由陜西省考古研究院等單位組成的考古隊對該洞穴遺址進行了搶救性考古發掘。在27平方米的發掘面積中,發現人類活動面、石器加工點、火塘等遺跡,出土人類化石、石制品、燒骨、動物化石等物品萬余件。

負責本次考古發掘的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陜西省考古研究院客座研究員王社江介紹,遺址地層堆積厚約1.6米,可劃分為13層。根據地層關系、堆積特點及光釋光測年結果,確定古人類利用疥疙洞的過程可劃分為3個時段,絕對年代為距今約10萬年或更早,持續至距今3萬年—1.5萬年。  

王社江說,本次發掘出土石制品1500余件,類型包括石錘、石核、石片、工具、斷塊和片屑,構成了石器生產和使用的不同環節。動物化石及燒骨8000余件,初步鑒定有鹿、麂、牛、劍齒象、犀、野豬、大熊貓、熊、狼、黃鼬、豪豬等20余種,其中鹿科和牛科動物占絕大多數。

疥疙洞遺址保留了距今10萬年—1.5萬年間人類化石和豐富文化遺存。該遺址發現的人類化石具有典型的早期現代人特征,是中國南北過渡地帶秦嶺地區首次發掘出土的早期現代人化石,為研究秦嶺地區晚更新世晚期的人類體質特征、現代人在中國境內的擴散與時空分布提供了十分關鍵的材料。

相關報道:10萬年前就有人類活動了!秦嶺地區首次發掘早期現代人化石

(神秘的地球uux.cn報道)據華商報(馬虎振):12月5日,陜西省考古研究院召開新聞發布會,公布了陜西南鄭疥疙洞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的重要考古發現:秦嶺地區首次發掘出土早期現代人(即晚期智人)化石及共生的小石片工業類型石器,這為中國乃至東亞地區早期現代人演化自本土古人群假說提供了重要的考古學證據。

發掘現場

27平方米發掘面積中發現人類化石等遺物萬余件

據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王社江研究員介紹,該洞穴遺址位于梁山余脈、漢江右岸第三級階地上,龍崗寺國家考古遺址公園西北約3公里處。2018~2019年,經國家文物局批準,陜西省考古研究院、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南京大學地理與海洋科學學院和南鄭區龍崗寺遺址管理委員會辦公室聯合組隊對該洞穴進行了搶救性考古發掘。

在27平方米的發掘面積中,發現人類活動面、石器加工點、火塘等遺跡,出土人類化石、石制品、燒骨、動物化石等遺物萬余件。

遺址地層堆積厚約1.6米,可劃分為13層,其中第3~10層為舊石器時代文化層。根據地層關系、堆積特點及初步的光釋光測年結果,古人類利用疥疙洞的過程可劃分為三個時段:

第一期遺存為第10~9層,石制品數量較少,原料以石英礫石為主,工具多見以石片為毛坯生產的小型刮削器。動物化石多為碎骨,少量為牙齒化石,以鹿科、牛科動物較常見。該時段人類僅偶爾在洞穴活動,絕對年代為距今約10萬年或更早。

第二期遺存為第8~6層,出土石制品、燒骨、動物化石1400余件,遺物分布較密集。其中石制品600余件,原料以石英礫石為主,其次為石英巖和凝灰巖礫石;類型包括石核、石片、工具、斷塊和片屑;工具多見以石片為毛坯的小型刮削器,其次為尖狀器;屬于華北小石片石器工業。動物化石多見碎骨,牙齒化石亦較多見,主要為鹿科和牛科動物。該時段是人類在洞穴活動頻繁的時期,絕對年代為距今約7萬~5萬年。

第三期遺存為第5~3層,發現人類活動面1處、石器加工點3處、火塘2處;出土人類化石、石制品、燒骨、動物化石等遺物萬余件,遺物分布十分密集。

人類活動

洞穴曾被人類作為居址長期利用

發現多塊牙齒和頭骨殘塊化石

據介紹,人類活動面位于第4層以下,具有明顯的踩踏面。人類活動面上的遺跡和遺物分布較有規律,其中石制品集中發現于洞口區域,有原地加工石器的石器加工點,顯示出洞口區域曾作為石器加工的場所;火塘發現于洞口東側,其旁有較多燒骨和石制品,應是人類日常生活、取暖和消費的區域;動物化石多集中分布于洞內近洞壁處和洞口石柱下方的低矮處,這些區域應是人類堆棄消費品的區域。第5層下亦見有1處火塘,位于洞口處,以火塘為中心分布于較多的石制品、動物化石和燒骨。

原生地層中出土2枚早期現代人牙齒化石,分別發現于第4層和第3層。另在早年被人工搬運至洞外的、含石制品和動物化石的堆積中篩洗發現人類牙齒4枚、頭骨殘塊3塊,這些篩洗出土的人類遺骸石化程度多與原生地層中出土的人類化石相當。

石制品1500余件。原料以石英礫石為主,其次為石英巖和凝灰巖礫石。類型包括石錘、石核、石片、工具、斷塊和片屑,構成了石器生產和使用的不同環節。工具大多以石片為毛坯,多為中小型刮削器,存在少量尖狀器,偶見個體較大的重型刮削器。主體屬于華北小石片石器工業。

動物化石及燒骨8000余件,大多為碎骨,牙齒化石亦較豐富。初步鑒定有鹿、麂、牛、劍齒象、犀、野豬、大熊貓、熊、狼、最后斑鬣狗、黃鼬、豪豬等20余種,其中鹿科和牛科動物占絕大多數,屬于晚更新世“大熊貓——劍齒象”動物群。

該時段是人類活動的繁盛期,洞穴被人類作為居址長期利用,絕對年代為距今約3萬~1.5萬年。

學術意義

給“多中心起源說”提供很明確的證據指向

王社江表示,疥疙洞遺址是中國舊石器時代考古遺址中罕見的、保留了距今10萬~1.5萬年期間人類化石和豐富文化遺存的洞穴遺址,具有十分重大的學術意義。

“學術界普遍認為,世界上的人類都起源于非洲,第一批人類從非洲走出的時間是180萬年前,逐漸分布到世界各地。但關于現代人(即晚期智人)的起源,國際學術界有兩種觀點:一種認為,現代人類大概是在20萬年前左右從非洲起源,10萬年前開始走出非洲,七八萬年前大規模走出,一撥向北擴散,另外一撥沿著阿拉伯半島向東到印巴次大陸,然后向外繼續擴散。擴散的過程中,這種現代人帶著先進的文化和石器加工技術,具有更強的適應性,取代了各地第一批從非洲走出來的直立人的后裔,這是西方主流的一個學術觀點。而我國很多學者認為,現代人類應該是‘多中心起源’。這種觀點認為,早期從非洲走出來的直立人的后裔一直在各地演化,演化過程中可能吸收了一些后期從非洲走出來的人類的基因。”

“我們把這個洞穴用現代光釋光等兩種方法進行了測年,有人類制造的石器和動物化石的最深的層位,一種方法測得是大于10萬年或10萬年左右,另一種方法測得大概是在7萬年左右。不管怎么說,人類最早期占據這個洞穴的時間不會晚于七八萬年前。而上面的層位測量數據顯示,大概年代在1.5萬年左右。也就說,從七八萬年前一直到1.5萬年前,人類是在洞穴里面長期生活的。從七八萬年前到1萬年前,是現代人起源非常關鍵的時期。現代人的起源和發展,就是在這個階段完成的。我們發現的早期現代人類牙齒化石,也剛好處于這個關鍵時期。按照西方主流學術觀點,若是從非洲走出的人類來取代了當地人,在這個時期他們應該是帶著更先進的石器工具過來。但這次考古發掘發現,與現代人牙齒化石伴生的,仍然是我國北方長期以來從早更新世一兩百萬年以來一直流行的老一套技術體系的東西。這正好給‘多中心起源說’提供了一個很明確的證據指向。”

王社江表示:“這次發現的現代人化石,是整個秦嶺中西部,也就是從豫西山地到秦嶺起源地再到青藏高原東沿這整個區域里,第一次發現的現代人化石。共生關系清晰的早期現代人化石和華北小石片石器工業系統的石器,顯示其制作和使用者應是生活在疥疙洞附近的早期現代人。而小石片石器工業是華北地區自舊石器時代早期以來長期流行的、由中國本土直立人創造的石器工業,從直立人階段到早期現代人階段,中國石器的類型和制作技術并未發生明顯的轉變,這充分表明該地區的早期現代人可能演化自本土古老的人群。因此,這一發現為中國乃至東亞地區早期現代人可能演化自本土古人群的假說提供了重要的考古學證據。”

“此外大量的動物化石的發現,可以幫助我們了解那個時代的自然地理環境背景。我們發現的有些動物已經絕滅了,但還有很多是現生動物種類。這些動物和人類伴生,動物是人類狩獵采集的目標,同時也可能和人類爭奪資源,從考古發掘中可以看到人和動物的這種互動關系。這一方面可以幫助我們研究當時人類所處的環境和生存條件,也可以為研究動物和自然環境的變化提供更多的信息。”

相關報道:秦嶺地區首次發現 早期現代人化石

(神秘的地球uux.cn報道)據三秦都市報(趙爭耀):中國及東亞地區的早期現代人是演化自本土古人群,還是自非洲遷徙而來?12月5日,記者從陜西省考古研究院獲悉,考古人員在秦嶺地區首次發掘出土了早期現代人化石及共生的小石片工業類型的石器,為中國及東亞地區早期現代人演化自本土古人群假說提供重要的考古學證據。

2018至2019年,陜西省考古研究院、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南京大學地理與海洋科學學院和龍崗寺遺址管委會聯合組隊,對位于漢中市南鄭區境內的疥疙洞遺址進行了搶救性考古發掘。在27平方米的發掘面積中,發現人類活動面、石器加工點、火塘等遺跡,出土人類化石、石制品、燒骨、動物化石等遺物萬余件。

遺址地層堆積厚約1.6米,可劃分為13層,其中第3層-10層為舊石器時代文化層,距今10萬年-1.5萬年。在第4層和第3層中出土2枚早期現代人牙齒化石,另在早年被人工搬運至洞外的堆積中篩洗發現人類牙齒4枚、頭骨殘塊3塊,這些篩洗出土的人類遺骸石化程度多與原生地層中出土的人類化石相當。此外,遺址出土的石制品類型包括石核、石片、工具、斷塊和片屑等,工具多見以石片為毛坯的中小型刮削器,其次為尖狀器,屬于華北小石片石器工業系統。

研究團隊認為,疥疙洞遺址發現的人類化石具有典型的早期現代人特征,是中國南北過渡地帶秦嶺地區首次發掘出土的早期現代人化石。特別是從中發現的共生關系清晰的早期現代人化石和華北小石片石器工業系統的石器,顯示其制作和使用者應是生活在疥疙洞附近的早期現代人。而小石片石器工業是華北地區自舊石器時代早期以來長期流行的,由中國本土直立人創造的石器工業,從直立人階段到早期現代人階段,中國石器的類型和制作技術并未發生明顯的轉變,這充分表明該地區的早期現代人可能演化自本土古老的人群。

相關報道:陜西南鄭疥疙洞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發掘 為人類多地起源說提供重要考古學證據

(神秘的地球uux.cn報道)據央廣網西安12月6日消息(雷愷):中國及東亞地區的早期現代人是演化自本土古人群,還是自非洲遷徙而來?記者今天(5日)從陜西省考古研究院獲悉,陜西南鄭疥疙洞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發掘獲重大發現,在秦嶺地區首次發掘出土早期現代人化石及共生的小石片工業類型的石器,為中國乃至東亞地區早期現代人演化自本土古人群假說提供重要的考古學證據。

2018-2019年,經國家文物局批準,陜西省考古研究院、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南京大學地理與海洋科學學院和南鄭區龍崗寺遺址管理委員會辦公室聯合組隊對陜西省漢中市南鄭區梁山鎮南寨村附近的疥疙洞遺址進行了搶救性考古發掘。在27平方米的發掘面積中,發現人類活動面、石器加工點、火塘等遺跡,出土人類化石、石制品、燒骨、動物化石等遺物萬余件。

遺址地層堆積厚約1.6米,可劃分為13層,其中第3-10層為舊石器時代文化層。人類活動面位于第4層以下,具有明顯的踩踏面。考古人員在原生地層中出土2枚早期現代人牙齒化石,并在早年被人工搬運至洞外的、含石制品和動物化石的堆積中篩洗發現人類牙齒4枚、頭骨殘塊3塊,這些篩洗出土的人類遺骸石化程度多與原生地層中出土的人類化石相當。

石制品1500余件,類型包括石錘、石核、石片、工具、斷塊和片屑,構成了石器生產和使用的不同環節。工具大多以石片為毛坯,多為中小型刮削器,存在少量尖狀器,偶見個體較大的重型刮削器,主體屬于華北小石片石器工業。

動物化石及燒骨8000余件,初步鑒定有鹿、麂、牛、劍齒象、犀、野豬、大熊貓、熊、狼、最后鬣狗、黃鼬、豪豬等20余種,其中鹿科和牛科動物占絕大多數,屬于晚更新世“大熊貓-劍齒象”動物群。

疥疙洞遺址是中國舊石器時代考古遺址中罕見的、保留了距今10-1.5萬年期間人類化石和豐富文化遺存的洞穴遺址,具有十分重大的學術意義。

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王社江表示,該遺址發現的人類化石,具有典型的早期現代人特征,是中國南北過渡地帶秦嶺地區首次發掘出土的早期現代人化石,為研究秦嶺地區晚更新世晚期的人類體質特征、現代人在中國境內的擴散與時空分布提供了十分關鍵的材料。該遺址地層堆積基本連續,層位關系清楚,出土遺物性質明確,對于研究中國古人類體質及其文化的連續演化、不間斷發展和舊石器時代中-晚期的過渡提供了彌足珍貴的人類化石、文化遺存和地層年代、古環境證據。特別是從中發現的共生關系清晰的早期現代人化石和華北小石片石器工業系統的石器,顯示其制作和使用者應是生活在疥疙洞附近的早期現代人。而小石片石器工業是華北地區自舊石器時代早期以來長期流行的、由中國本土直立人創造的石器工業,從直立人階段到早期現代人階段,中國石器的類型和制作技術并未發展明顯的轉變,這充分表明該地區的早期現代人可能演化自本土古老的人群。因此,這一發現為中國乃至東亞地區早期現代人可能演化自本土古人群的假說提供了重要的考古學證據。

同時,此次發現還填補了秦嶺地區舊石器時代晚期人類洞穴類型居址的空白,對研究早期人類洞穴和曠野階地兩種類型的居址形態和生計方式提供了重要的資料,同時對研究秦嶺地區舊石器時代晚期的石器工業面貌、人類技術行為方式、舊石器文化發展及演變過程具有十分重要的價值。

另外,秦嶺中西部地區既往發現的晚更新世動物化石數量很少,疥疙洞遺址出土有數量眾多、種類豐富的動物化石,且與人類活動密切相關,極大地豐富了秦嶺地區晚更新世的動物化石材料,為研究該時期動物種群演變、人類生存環境背景等也提供了重要的研究素材。

相關報道:秦嶺地區首次發掘出土 10萬年前現代人化石

(神秘的地球uux.cn報道)據中國文化報(秦毅):“中國及東亞地區的早期現代人是演化自本土古人群,還是自非洲遷徙而來?”12月5日,記者從陜西省考古研究院獲悉,陜西省南鄭疥疙洞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發掘獲重大發現,在秦嶺地區首次發掘出土早期現代人化石及共生的小石片工業類型的石器,這為中國乃至東亞地區早期現代人演化自本土古人群假說提供了重要的考古學證據。

位于梁山余脈、漢江右岸第三級階地上的疥疙洞遺址,朝向西北,距離龍崗寺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僅3公里。近年來,由于洞穴周邊小水庫蓄水,導致文物被破壞嚴重。經國家文物局批準,2018年至2019年,陜西省考古研究院、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南京大學地理與海洋科學學院和南鄭區龍崗寺遺址管理委員會辦公室聯合對該洞穴進行了搶救性考古發掘。

在27平方米的發掘面積中,考古人員發現了人類活動面、石器加工點、火塘等遺跡,出土了人類化石、石制品、燒骨、動物化石等遺物萬余件。根據地層關系、堆積特點及初步的光釋光測年結果,將古人類利用疥疙洞的過程劃分為三個時段:第一期為距今約10萬年前或更早時段,人類僅偶爾在洞穴活動;第二期為距今約7萬年前至5萬年前,人類在洞穴活動頻繁。第三期發現人類活動踩踏,并發現石器加工點和火塘。而這一時段是人類活動的繁盛期,洞穴被人類作為居址長期利用,絕對年代為距今3萬年前至1.5萬年前。

“該遺址發現的人類化石,具有典型的早期現代人特征,是中國南北過渡地帶秦嶺地區首次發掘出土的早期現代人化石。”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陜西省考古研究院客座研究員王社江表示,該遺址地層堆積基本連續,層位關系清楚,出土遺物性質明確,為研究中國古人類體質及其文化的連續演化、不間斷發展和舊石器時代中至晚期的過渡提供了彌足珍貴的證據。特別是從中發現的共生關系清晰的早期現代人化石和華北小石片石器工業系統的石器,顯示其制作和使用者應是生活在疥疙洞附近的早期現代人。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環球趣視頻”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化石 舊石器時代 現代人
香港赛马会关公网 北京快乐8计划软件 总进球 36选7奖金最高可中 pk10单双大小历史记录 西甲联赛队伍 山西泳坛夺金 二人南昌麻将 河南22选5走势图带坐标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 西甲积分榜最新